推广 热搜:

煤价受六大电厂数据影响 煤炭重组合并提速

   日期:2020-07-26     浏览:1210    
        近日,秦皇岛港早会正式通知,由于华能、华电、大唐集团先后不再向秦港提报日耗和库存,故暂停公布六大电厂数据。秦皇岛煤炭网消息显示,截至7月15日,只有浙电数据正常更新。
        六大电厂数据指的是六大电力集团的日耗煤量和存煤数据,该数据来自浙江浙能电力股份有限公司(浙电)、上海电力股份有限公司(上电)、广东省能源集团公司(粤电)、华电集团(2020年2月7日国电电力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停更后替换为华电集团)、华能集团、大唐集团六大电力集团沿海火电厂。
        有电力专家指出,电厂煤炭日耗和库存原本就属于企业经营的私有数据,公布相关数据,或成上游企业议价的依据,随着煤炭行业合并重组的进程加快,这种压力越发明显。“煤与电的矛盾将越来越复杂。”
        煤价受六大电厂数据影响
        中国煤炭资源网数据显示,华能集团于6月30日停止发布日耗和库存数据,华电集团和大唐集团分别于7月1日和7月3日停止发布数据。
        据鄂尔多斯煤炭网介绍,六大电厂数据最早出现在2009年港口业务部门的分析报告中,2010年早会上公开发布,主要供给秦港业务部门、太原路局调度部门以及大型煤企做参考,便于秦港、铁路部门及时掌握煤炭需求情况,科学合理地组织装卸生产。而近几年,六大电厂数据逐渐被贸易、期货、煤炭研究机构和新闻媒体用做市场分析和价格预测。
        六大电厂数据曾出现过个别电厂更新滞后的情况,不过,这对整体而言影响不大,可以根据总体情况进行估算。而此次是十余年来最大规模的“停更”。
        秦皇岛煤炭网的数据显示,原六大电(国电版)数据共包括88个样本电厂,总装机容量12617万千瓦,占我国煤电装机总容量10.05亿千瓦的7.97%,全国范围内占比较小。
        除了六大电厂数据,国内目前主流电厂数据中还有全国重点电厂数据和全国统调电厂数据。根据鄂尔多斯煤炭网及CCTD中国煤炭市场网消息,全国重点电厂数据样本电厂有533家,装机容量占全国约53%,更新频率为每周2—3次;全国统调电厂数据的样本电厂约为800家,装机容量占全国约80%,不向上下游企业实时发布。
        有煤炭分析人士认为,全国统调电厂数据取的是平均数,无法体现东南沿海的消费情况,而六大电厂数据每日更新、聚焦沿海地区,反映着我国东南沿海地区煤炭需求和消耗情况。
        电厂日耗增加、库存下降,意味着电厂即将增加煤炭的采购,可能助推煤价上涨;当电厂日耗下降、库存处于高位时,电厂会减少对环渤海港口现货煤采购,对长协煤保持刚性拉运,煤价或有下跌的可能。
        华西证券分析认为,未来拥有专业团队和数据优势的电厂、煤企、金融机构将具有更大的信息优势,而小规模贸易商、期货/期权市场散户获取信息的成本将增加。
        煤炭重组合并提速,电厂议价承压
        2020年上半年,受疫情和供需变化影响,煤价呈现“V”字形走势。2月中旬开始,煤价持续下跌两个半月,跌幅达107元/吨,5月初,港口市场煤价为469元/吨,不到一个月后,煤价上涨至597元/吨。
        当前处于迎峰度夏期,电厂对煤炭的需求较为旺盛,若煤价持续上涨,将给电厂带来更大的成本压力。
        随着电力市场化改革的推进,华电国际、国电电力、华能国际、大唐发电都在其2019年年报中指出,交易竞争越加激烈,总体电价面临下降风险。大唐发电和华能国际在其2019年年报中指出,2020年,河北、浙江、上海、江苏、山东等地区限制燃煤消耗总量的政策将更加严厉,对当地火电企业的影响进一步增加。
        同时,煤炭重组难免引发电力行业的担忧。今年开始,煤炭行业新一轮兼并重组提上日程。
        4月22日,山煤国际发布公告表示,收到控股股东山煤集团转来的《山西省人民政府关于山西焦煤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吸收合并山西煤炭进出口集团有限公司实施重组有关事宜的批复》,本次重组将涉及无偿划转、吸收合并的方式,由焦煤集团对山煤集团进行重组。焦煤集团和山煤集团同为山西省属七大煤企。本次控股股东重组在完成国有产权无偿划转后,山煤集团成为焦煤集团全资子公司。
        7月13日,山东省属企业改革工作推进暨干部大会在济南南郊宾馆召开。大会由山东国资委主任张斌主持,山东省副省长凌文参加并讲话。会上宣布了山东能源集团与兖矿集团联合重组方案。
        此外,相关媒体报道,山西潞安化工集团、晋煤集团、阳煤集团等三家企业也将在煤炭、煤化工及机械生产制造领域开展重组。
        6月18日,国家发改委、工信部等六部门联合下发《关于做好2020年重点领域化解过剩产能工作的通知》(发改运行〔2020〕901号),《2020年煤炭化解过剩产能工作要点》指出,加快推进兼并重组。坚持市场主导、企业主体和政府支持相结合,统筹推进企业改革和兼并重组工作,进一步提升行业集中度、提高生产技术水平。
        前述电力专家指出,煤炭企业的重组合并符合国家调整战略,但上游重组合并之后,电厂的议价能力将受到一定影响,政府部门应该考虑如何有效监管,约束寡头价格。
        中长期合同履约风险增加
        电厂寄望于煤炭中长期合同来稳定市场各方的预期,降低煤炭波动带来的风险。政府层面也希望企业落实煤炭中长期合同。
        6月,国家发改委发布的《关于做好2020年煤炭中长期合同履行监管工作的通知》指出,将会同相关方对2020年煤炭中长期合同履行情况实施监管。《通知》指出,产运需各方要按照均衡原则将中长期合同分解到月,合理安排发运,保证季度履约率不低于80%,半年及全年履约率不低于90%。
        据了解,2019年煤炭中长期合同签订和履行情况并不理想。在电煤交易过程中,煤企和电企会因长协煤和市场煤价差产生争议。
        eo曾报道过,2019年12月4日的2020年度冬季全国煤炭交易会尚未开幕,煤炭巨头与发电集团争取谈判价格主动权的博弈就已经开始。购销双方博弈的焦点在于价格,煤炭企业的诉求是稳价,而发电集团则希望降低电煤价格,缓解经营压力。
        中国煤炭资源网消息称,今年7月7日,华能集团发布关于严格控制市场现货煤采购的通知提到,近期煤炭主产地、港口煤价持续上涨。四大电力集团库存也均快速增长,接近去年同期水平。综合库存及耗用情况,在保证“迎峰度夏”用煤的同时,要做好煤价控制工作。通知要求,严格控制市场煤采购。对于通过采购市场煤提升库存的电厂,必须严格控制煤价,确实有低价的市场煤可以采购,随行就市的市场煤减量或不采购。
        而4月20日,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和中国煤炭运销协会发布的《关于维护市场供需平衡、提高行业发展质量的意见》则指出,部分重点用户不签订中长期合同,已经严重影响了煤炭企业全年煤矿生产经营计划安排,建议在煤炭市场出现严重供大于求的形势下,实施阶段性减量化生产,维护市场供需平衡。
        中央财经大学副教授邢雷近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由于今年以来宏观经济下行,煤炭价格下降,电力行业的履约和结款都出现了问题,《通知》主要目的是督促电力企业按长期协议执行相应价格和履行相应责任。“现在电力企业不愿意买煤,更不愿意付款,煤炭企业拿不到钱,无法保障生产,只好通过行政手段干预。”邢雷还指出,如果严格检查,有一定约束力,“但今年情况特殊,效果难说。”

特别提示:本信息由相关企业自行提供,真实性未证实,仅供参考。请谨慎采用,风险自负。


0相关评论
相关行情
推荐行情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服务协议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陕ICP备16018667号
Powered By DESTO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