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截齿  设备  煤矿  煤矿安全  煤矿智能化  安全生产  煤矿安全生产  煤矿信息化  煤矿安全方案  煤矿5G 

煤矿里的“艺术人生”

   日期:2021-01-22     来源:中国煤矿设备网    浏览:1012    评论:0    
核心提示:  他是有特异功能的人。工长卢成福说,他的岗点在工作面端头,但是工作面上出现任何异常情况,他总能最先发觉,是我们安全生产
    “他是有‘特异功能的人’。”工长卢成福说,“他的岗点在工作面端头,但是工作面上出现任何异常情况,他总能最先发觉,是我们安全生产的‘预控员’。”
  “操作这些‘金戈铁马’,其实都是在伺候‘千金小姐’,处处得小心。”已经在采煤工作面上度过了27个春秋的山东兖矿集团鲍店矿综采队刮板输送机司机张学山,谈起自己的工作有豪情,有忐忑,也有迷恋。
  “零隐患”交接让他连续多年保持了机电设备影响生产时间控制在万吨1分钟以内
  “交接班时间到了,面上运输机抓紧开空,各岗点准备交接班!”无论井口距离工作面多远,每次都是张学山第一个到达并通过喇叭喊话。这是溜头司机这个岗点的职责和“特权”。溜头司机控制着采煤工作面上所有运输设备的开停,运输机停了,煤机就别想动弹。
  张学山所在的岗点有30多个设备点需要细致检查。爬上转载机,打开破碎机,攀上刮板运输机,查看每一个部位、每一个螺丝是否完好……他说,班前检查如同战前准备,一点一滴不能马虎。
  这是有教训的:20多年前的一次接班后生产时,由于前部运输机溜头处在变坡点上,当重达70吨的煤机割煤、扫底板时,溜头处形成了悬空,将运输机上承担煤机行走轨道的销排座掰断,煤机行走的滑靴也被掰裂,煤机整个倾斜到了煤壁上,采煤工作面被迫停产23个小时。
  接班认真,是为了预控、预防;交班认真,是一种责任。
  今年8月5日,上夜班的张学山在交班时,采煤工作面来压,顶板下沉,转载机机头的顶板高度突然降到了2.3米,顶板压到了转载机身上。由于转载机的高度不够导致无法位移,接班的溜头司机是个参加工作仅3年的小伙子,一时间束手无策。
  “你们继续组织生产,我留下来处理。”张学山与工友采取卧底、放顶等方式增加巷道高度。为快速支护顶板,70多公斤重的单体支柱,张学山1个人连着扛了6颗。等处理完上井时,已经是中午11点,这时张学山在井下连续工作了11个小时,但是早班的生产一刻也没被耽误。
  “不能把故障丢给别人。”张学山说,采煤工地位提高了,但不能光享受权利,不尽义务。
  “零隐患”交接让他连续多年保持了机电设备影响生产时间控制在万吨1分钟以内。
  经过近20分钟的检查与交接,张学山又回到溜头司机岗位。“各岗点交接完了吗?外边皮带抓紧开起来,面上准备开机!”随即,他戴上防尘口罩,将手搭在运输设备开停闭锁按钮上,一个班的割煤任务开始了……
  采煤工作面的特点是噪音大,张学山说,噪音也有规律,找到规律,杂音也就听出来了
  “前部运输机煤量太大,煤机跑慢点!”
  “后部运输机刮板链动静太大,放煤工抓紧检查支架的尾梁尾插防止矸石滑落。”
  鲍店矿综采队生产一班采煤工作面生产时两种声音最多,职工也最爱听:一是设备在启动和运行中模拟女性发出的语音报警声;二是张学山的喊话声。在男人的世界里,设备模拟的女声效果自不必说。而张学山喊话的魅力则来自每句话的权威。
  一次,张学山听到后部运输机机头发出一声清脆的铁器碰撞声,立即按下停机闭锁,检查没有发现异常,让电工将其转为低速运行,经过检查依然没有发现问题,又让电工改为低速倒车滚动底链,发现两股平行的链子中有一个连接环断开。
  如果张学山停机闭锁不及时,或者没有坚持自己的判断,链子在断掉一股后,另一股也会很快受力断开,处理起来最快要5个小时;如果再出现链子卡到底板等情况,10个小时也未必能处理好,而现在仅用半个小时就处理完毕,设备恢复正常运行。
  采煤工作面生产环境最大的特点是噪音大,张学山靠的是敏锐的听力。他说,噪音也有规律,找到规律了,杂音也就听出来了。现在,直径为2厘米的锚杆混入煤流发出的碰撞声,他都能分辨出来。
  “高手不如熟手,谁的岗位谁最了解,我只是努力把工作做到位而已。”张学山说。
  “一个班生产时间是6个小时,学山喊话至少达到130次。”潘若元留心计算过。
  张学山的听力越好,经验越丰富,需要喊的话就越多。为了让大家听清楚,每次他都把防尘口罩摘下来对着扩音喇叭喊,嗓子经常发炎,还曾因嗓子发炎住院治疗了半个月。
  鲍店矿领导知道后专门来慰问,并告诉他现在国外都不设溜头司机这个岗点了,全是智能监控,等将来科技水平提高了,这个岗位就轻松了。他听后一句话把所有人都说乐了:“再智能,也只是在一个程序上灵敏,不用心还是不行。”
  “懒毛病、坏习惯一旦养成了,八头牛也拉不回来。”张学山认为,对年轻人严格要求才是爱
  “张师傅让我改掉了很多坏毛病,我是在张师傅的带动下学习运输机操作的。”张肖强说。
  1989年出生的张肖强参加工作后就以“懒”著称。因为懒,他只是干清理卫生这一相对没有技术含量的活。
  “刚开始我只要听到工作面机器的轰鸣声就犯困。”张肖强说。由于他距离张学山的岗点最近,只要一打盹,张学山就用小煤块砸他。一次、两次,实在忍不住了,张肖强向张学山“开战”了:“你一个老师傅管这么多干什么,我又没影响别人,没影响工作!”
  “你没影响我?咱俩距离这么近,你迷迷糊糊地干活,一有失误就会波及我。”
  …………
  一时间,“青春期”撞上了“更年期”。
  “懒毛病、坏习惯一旦养成了,八头牛也拉不回来。”张学山认为,对年轻人严格要求才是爱。
  最让张学山痛心的事情发生在1996年。当时机角冒落,一个副班长想看看顶板冒落情况,再进行接顶处理,可是就在他把头刚伸到空顶区的那一刻,一块矸石掉下来正好砸中头部,当场死亡。“几秒钟人就没了。”说起这件事,张学山眼圈红了,“当时10多个人在场,如果有一个人说句提醒的话可能就会躲过。”
  只要有人在身边干活,张学山都帮着监护,遇到困难的时候,他更是乐于帮忙。每当有人回收采空区支柱的时候,张学山都拿着矿灯帮忙照着,对关键环节还要提醒几句,人手不够他就主动帮忙。这些年轻人都看在眼里,张肖强等主动向他请教问题的次数多了,张学山毫不保留一一传授,时间久了,年轻人工作也积极主动起来。
  去年,张肖强拿到了皮带运输机司机岗位资格证,被安排在了最怕产生“睡岗”的皮带机司机岗位上。
 
标签: 煤矿人物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服务协议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陕ICP备16018667号
Powered By DESTOON